回乡治病

hometown
偶然的机会,从辅导员那里请了一周假,回到了这个熟悉的环境。临行前,我竟没有一丝的留念,可能也是因为头晕的模糊,已经产生不了什么似是而非的情感了。

辗转几度回到家里前,由于黄公交不能直达家里,每次都还要在大姨家做个过渡,打个电话给家里让人来接我回去。这次是老爸来接的。刚进门看到我,眉头一皱,

“这孩子瘦成这样!”

“一周没吃什么东西,能不瘦么!”

“走走走,感觉回家吃点东西。”

回到家,已近下午一点,家家户户早已吃完了午饭。妈妈还在厨房里忙活着,我进去一看,做的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喝的虾米汤。妈妈看到我也是赶紧拥上来,“哎呦这孩子瘦成这样。”赶紧盛了一碗汤给我。我还是很喜欢喝,一口气喝了两碗,全身有点发热,感觉好了点,就跑去屋里睡觉了。

晚上起床头又开始痛,估计是又发烧了。第二天就带我去了乡里医院,医生是个老医生,医术也不错,小时候经常生病,我就喜欢找他治,因为他打针不疼。后来家里医生全被编制到乡里医院了,他就被安排到前面的问诊室了。他稍微帮我看了看,做了一个全身检查,最后确定没什么其他的大病,是病毒性感冒,就安排我去吊水了。

说实话吊水对病毒性感冒的痊愈帮助并不大,而且对身体伤害还挺大的。这些我知道,但我吊水可以补充葡萄糖,所以我不至于因为每天食欲不振感到累了。我也很配合,每天吊水、吃药。慢慢的头也不疼了,也可以吃点饭了,感觉身体一天天在康复。

身体的病好了,也不能在家里呆太久了,不然学校那边又会出很多麻烦事。

临行前一天晚上,一家人在过廊的小桌子旁吃晚饭。初春的天晚上还是有点寒冷,桌子旁还放着一个煤炉煮着热菜吃。为了我妈妈还准备了一些小炒。我问:“明天怎么走呢?先联系大巴吗?”老爸吃了一口菜:“联系好大巴不也可以么。”我又问:“那如果明天下雨了咋办?”其实这个问题我已经问过很多遍了。老爸有点不耐烦了,“你不要想太多了,明天你肯定能准时到达机场!”

他放下筷子,

“我发现你和我小时候都像神了,凡事都想的太多,一些有的没的都去想,最后导致自己神经紧张。”
“我向你这么大的时候,你爷爷整体让我学木匠,说学习读书不如学门手艺,想让我继承这门快失传的手艺,但我那时候就像你这样,不壮,做木匠是体力活,所以我没想做这个。之后想考师专差一点,我也很迷茫,不知道未来做什么,每天想很多,那时候也没人开导我,不都自己挺过来么。现在我知道了,想太多没用,想也不会就得到了,对不对?”

我沉默,妈妈吃完拿着吃剩的骨头喂狗去了。

“有多大事呢?天塌下来有高个子扛着。邓小平说得好”

我无言,歇了半响。

“天不会塌下来。没多大事。人要学会拿得起放得下。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失去了,后悔没用,整体想更没用,不会说整体想他就飞过来变成你的了。你看很多明星得抑郁症,也都是想的太多,你也不知道他们想什么,就像我也不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。过去的就让他过去,这叫放得下。做人要着眼当下,把目光放长远。脚踏实地的,做好当下的事,看准未来的机会,努力实干,给自己定个切实的小目标,去实现这个小目标。不要去和别人比,古时有句话,人比人气死人。你要和别人比,你现在说想做个中央干部,怎么可能呢?那些成功的企业家、明星,背后肯定是付出了很多汗水的。所以说要和自己比,把自己定的目标好好实现,就可以了。作为父母的……”

我起身,“药该吃了。”

初春的天也在渐渐变暖,晚上妈妈把被子去了一床,晚上竟也没觉着冷,反而睡得比前几晚舒服。

病治好了,也该出发回学校了。